Furtwangler -《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号交响曲》(Brahms Symphony No.2 in D major Op.73)1948 LPO[APE]

Furtwangler -《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号交响曲》(Brahms Symphony No.2 in D major Op.73)1948 LPO[APE]
  • 片  名  Furtwangler -《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号交响曲》(Brahms Symphony No.2 in D major Op.73)1948 LPO[APE]
  • 简  介  发行时间: 1999年07月09日
  • 类  别  音乐
  • 小  类  古典音乐


  • 详细介绍专辑英文名: Brahms Symphony No.2 in D major Op.73专辑中文名: 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号交响曲艺术家: Furtwangler资源格式: APE版本: 1948 LPO发行时间: 1999年07月09日地区: 英国简介:
    作曲:Johannes Brahms
    指挥:Furtwangler, Wilhelm
    演出:LPO (伦敦爱乐乐团)
    录音日期:1948.3.22-25
    CD编号:Dutton Laboratories 5024
    专辑介绍:
    在勃拉姆斯的第二号交响曲中,哀怨,阴沉和豪迈让位于宁静的田园气息。
    富特文格勒力求贯彻作曲家的创作意图,表现生命的奥妙,天地间的喜悦和大自然的光明。即使是勃拉姆斯惯有的“焦虑不安”段落也被大师处理得沉稳自如,音乐犹如无穷无尽的河流,一气呵成。
    勃拉姆斯第二号交响曲的最佳演出毫无疑问属于1945年的WPO在维也纳的演出,演出时间和无与伦比的战时勃一相差仅仅一周,是富特文格勒战时全世界范围的最后一场音乐会的曲目之一,并且非常幸运地由奥地利广播电台全部录音。这场演出激情,理性,情感全面绽开,完美无缺。
    不过我暂时不想发布一版本。
    1945 WPO版相当普及,而1948年的这一版本难于名状之处使它显得很特别,也比较少见。对我个人来说:她相当有趣————因为这是富特文格勒与当年DECCA唱片录音师展开斗争的产物。
    这是大师与当时的技术限制“斗法”的奇特战果。
    富特文格勒讨厌录音举世闻名,但只有这张唱片的存在客观地反映了他与技术,商业抗衡的结果的真实面貌。LPO的演出在大师的带领下仍然平衡畅顺,高于此乐团的低下声誉————当然,和其他乐团的现场演出仍然不在同一水平线上,不过这不是重点。这张唱片的总氛围朦胧极了!弦乐音响淡薄得令人吃惊!富特文格勒的几乎所有勃拉拇斯作品录音都非常生动清晰,仅此一张完全浑浊不清,令人如坠五层雾不知所以。而且:很显然这不是母带转制那么简单的问题。
    在录音过程,富特文格勒和录音师奥洛夫激烈地争吵:奥洛夫竭力说服大师服从当时已经经过许多实验,相当成熟的录音手法;而富特文格勒则坚持把原定的六支麦克风减至一支,并主张高高地悬在乐团的中心。剩余的五支......要用也可以,一律分开!并且至关重要的:要移到富特文格勒看不见的地方。
    否则他就十分激动不安,紧握双手来回走动......无法演出......
    我估计这跟他战时在维也纳的演出前强烈要求取下NAZI党旗的情景类似。我几乎可以听见他正气乎乎地说:“把那五跟破针拿开!我们就开始演出。”
    这样方法简直不可思议————即使是没有立体声录音概念的年代,一支麦克风的覆盖范围能有多大?结果可想而知:大家对这张唱片的古怪音响深感困惑,尤其因为它出自当时录音技术明显占优势的DECCA。
    如同其他的所有人,对大师的具体作为我非常费解。我倒是曾经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天价级别的扬声器系统:它不受任何场地和方向的影响都可以发出完美音色(理论上来说把它放在墙里面都可以)————如果富特文格勒的脑子里有这种概念未必也超前得太不可思议了。不过,从艺术家和技术两者的关系上来说,我认可大师的实验精神。
    并不象许多人想当然地觉得现在可以无所顾忌:在任何年代艺术家都严格地受到技术的限制。艺术家服从技术意味着将手脚层层捆绑,思绪停滞不前,但失败几率可以减至最低;挑战技术限制将意味着拿自己作品存活的几率当赌注,有可能成功是惊世骇俗级别的,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失败是必然。艺术家愿意作出什么选择,全
  • Furtwangler -《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号交响曲》(Brahms Symphony No.2 in D major Op.73)1948 LPO[APE]_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