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 of Shadows -《Where Dreams Turn to Dust》EP [Flac]

Forest of Shadows -《Where Dreams Turn to Dust》EP [Flac]
  • 片  名  Forest of Shadows -《Where Dreams Turn to Dust》EP [Flac]
  • 简  介  发行时间: 2001年地区: 瑞典语言: 英语
  • 类  别  音乐
  • 小  类  欧美音乐


  • 详细介绍专辑中文名: Where Dreams Turn to Dust歌手: Forest of Shadows版本: EP [Flac]发行时间: 2001年地区: 瑞典语言: 英语简介:
    专辑介绍:
    Forest Of Shadows于1997秋成立于瑞典的哈姆斯塔德(Halmstad),最初由于没有合适的人选,尼科拉斯准备把乐队弄成一个人乐队。1998年Jhan Svensson(约翰 斯文森)加入,但不久因理念不合离去。同年Niclas找到了一个志趣相合的朋友Micce dersson(麦斯 安德森)两个人一起录制了Eternal Autumn. 1999年初尼科拉斯和安德森俩人联系了大名鼎鼎的Katatonia 并翻唱了他们的Rainroom 。
    1999年11月尼科拉斯的同学Martin Classon加入演奏吉他。一个月后安德森的同学Tommy Rydberg(汤米雷德伯格)来打鼓了。这样,们准备开始他们的第一次演出。这是乐队的最初形态。Forest Of Shadows瑞典的一支以“忧郁情绪&优美旋律”为特色的厄运金属乐队。他们的作品不多,但是首首都很经典,催人泪下,Forest Of Shadows初次以98年demo Under The Dying Sun 亮相于世 ,之后的作品中加入了长笛,使那种伤感的情绪越发明显。
    首先一支瑞典的Death Doom Metal乐队,受MDB的影响,你还在犹豫什么,近乎完美的旋律是它的闪光点,爱刹内含的三首歌曲,每一首的主旋律都缠绕在你的脑海中。冷漠的声音,或沧桑沙哑的撕吼,还有似远方传来的召唤,声声令人无法放下。有史诗的氛围,民谣的元素,也有摇滚的节拍,虽然没有超眩的solo,激烈的鼓点,却保留了每首歌的完整性,21世纪值得收藏的珍品,这个世纪苍白人生的点评。
    当然事事无完美,没有如其它乐队一般有独立的鼓手、贝司等角色,鼓机制造的机械,甚至有时傻呼呼的敲击着,失去了本该有的跳跃感,吉他也变成了大副的铺垫音,似乎也削减了金属的光泽。从歌曲上来看,”Eternal Autumn”与”Of Sorrow Blue”也因为近形式的主旋律,与前者略微缺乏变化的编排而显得有些重迭与单薄,但是这基本没有妨碍FOS创作思路的展现,这是一张悲情专集。
    Eternal Autumn——优美的长笛旋律预示着将要出现的重击,积蓄多年的怨恨似洪水般狂奔,当心中将要空荡时,优柔平缓的吉他原音,将回忆拉进画面,眼睁睁看着曾经做过的,决定了的,失去了的再一次如电影般再次上映,苦涩的泪水无知觉地流淌着。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脑海中旋转,如鬼魅般无法摆脱,哪怕在他喃喃地念叨着结局时,然最终这鬼魅也带你走向了silent。
    Wish——每夜,当我合上双眼,便开始幻想我向希望的路上走着,睡梦中的我如此丑陋无能,与世人相隔千里,但我的确看到了希望的尽头,仿佛披着彩虹的白色天堂般美丽。每日,当我睁开双眼,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也许在暴风雨来临的日子里,都寻找不到希望的方向,我与所有周围的生物一样,行进着没有招来憎恶,也没有投来羡慕的目光。逐渐的我发现我沉沦到对梦境的迷恋,虽然在梦中所有的一切也都没有结果,天堂永远都是影子,虽然在追逐的路上,每夜都会受到伤害,折磨与恐慌,但是越来越喜欢进入梦的隧道的时刻。
    在歌中,他说”Oh sun I hate thy beams Leave me here to sleep and dream”是的,在歌中我们沉浸在”Eternal Sleep”中。
    Of Sorrow Blue——由于上一首过于概念化,很难快速地沉浸到这首歌的意境中,比起前两首来说,它更加有控诉力,情绪起伏也更大,用到的音乐元素也颇丰富,比起MY DYING BRIDE,它则更有史诗感与空间感。如果换上真鼓,这首歌将更加完美。总的来说,这是一首三段式歌曲,从主人公的控诉开始,到第二小段
  • Forest of Shadows -《Where Dreams Turn to Dust》EP [Flac]_large

精选评论

很喜欢FOS的歌,谢楼主提供FLAC格式的,期待ing
……如此经典的一张专辑无人问津呐……悲剧。说真的,这一张独立制作的EP绝对是厄运金属中无可替代的经典之一。


兄弟,你看我头像便知。第一次听大概2002年吧,记忆中挺远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