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变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实变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夏道行 吴卓人 严绍宗 舒五昌)扫描版[PDF]

《实变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实变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夏道行 吴卓人 严绍宗 舒五昌)扫描版[PDF]
  • 片  名  《实变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实变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夏道行 吴卓人 严绍宗 舒五昌)扫描版[PDF]
  • 简  介  图书分类: 教育/科技出版社: 高等教育出版社发行时间: 1983年8月语言: 简体中文
  • 类  别  资料
  • 小  类  电子图书


  • 详细介绍简介: 内容简介:
    本书第一版在1978年出版。此次修订,是在编者经过两次教学实践的基础上,结合一些兄弟院校使用初版教学提出的意见进行的。本书第二版仍分上、下两册出版,上册为实变函数,下册为泛函分析。本版对原书具体内容处理的技术方面进行了较全面的细致修订。在内容上,勒贝格测度的讨论更完整系统了,测度论中增补了几个重要定理,作为测度论中基本内容介绍就完整了;上册各章习题量增加一倍以上。
    本书可作理科数学专业、计算数学专业学生和研究生的教材或参考书。
    -----------------
    补充一点,这些数学类的书最好读那些改革以前的老学者写的。改革之后,特别是九十年代后的年轻学者写的书就要仔细挑一挑了。
    改革前的老学者治学严谨,作风踏实。没水平绝对不会出来写书的。现在的学者,为了评职称,为了凑成果,也不管自己是阿猫还是阿狗都要争着出书。自己不懂就抄,就摘录别人的书,经常摘录的半懂不懂,那就苦了靠读他的书来自学的人了。
    -----------------
    下面是一篇介绍这本书及作者的文字,我在“博士家园”数学论坛看到,从新编辑后以飨各位网友。
    这是数学系的学生学到的第一门完全属于二十世纪的课程。这门课程的重要性是不言而谕的。对于这门课程在中国的发展,许多和复旦有密切关系的前辈都做出过重要贡献。
    在复旦开实分析课的第一人毫无疑问是陈建功先生(1893-1971)。作为中国现代数学的先驱者,他在1914-1929年间三赴日本学习现代数学,是在日本获得理学博士学位的第一个外国学者。此后他回到浙大,和31年回国的苏先生一起为中国现代数学的发展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即便是在抗战最困难的时期,他们也没有放弃学术研究。李约瑟当时称赞西南联大和浙大是东方的Oxford 和Cambridge,陈先生在浙大的大弟子程民德先生说到“这一光辉的称号,可以说是用难以数计的微弱的桐油灯光所照亮的”。程先生为陈建功先生在《中国现代数学家传》(第二卷)里面做了一篇传记,不可不读。
    陈先生在浙大担负着极重的教学任务,在五十年代他把历年使用的讲义扁成书出版,这就是 陈建功《实函数论》。今天看来,这里面的内容是相当古典的,但是其中很多东西的讲法到今天还是很好的。
    陈先生门下弟子无数,早期(20年代)的学生包括中国现代数学的另两位重要人物王福春先生和曾炯之先生。后来从浙大到复旦,我们可以列出一串长长的名单:程民德,叶彦谦,秦元勋,张鸣镛,夏道行,龚升,李训经。
    现在用的课本是 夏道行,严绍宗,吴卓人,舒五昌
    《实变函数论与泛函分析》第二版 上、下册
    在不少人看来,这是复旦为中国的数学事业贡献的最重要的课本。从1978年第一版出版开始,这就是中国最标准的实变与泛函课本,受益与此书的学生不可计数。
    夏先生是陈先生五十年代初的研究生。当年陈先生开实分析课的时候夏先生做助教,也是跟班从头听到底。(和今天CS的TA的要求差不多,不是吗?)夏先生50年代中期赴苏联进修,师从I.M.Gelfand.那是泛函分析还处于发展的初期,Gelfand又是这个领域的泰山北斗.所以夏先生不仅在在苏联的两年间做出了相当好的工作,而且回国后在复旦建立了一个相当强的泛函研究小组。六十年代初,夏先生就已经是《现代数学丛书》的编委了,那时候他才30出头一点。今天的中国数学界,没有一个这个年龄的数学家有夏先生当年的学术地位!夏先生做单复变和概率的功夫也是非常深的。在80年当选学部委
  • 《实变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实变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夏道行 吴卓人 严绍宗 舒五昌)扫描版[PDF]_large

精选评论

感谢楼主分享
非常之难的一门数学课啊
好东西
书看着很老啊
老书有什么特殊的优点吗?
的确是很好的两本书,里面的很多习题也相当有难度。据说有些习题就直接取之前苏联一些数学家的研究成果
90年代末的时候在华师大听过夏老的讲座,从美国回来,好像是应沈纯理之邀,好像没去复旦,感觉挺奇怪的。那时候夏老快七十了吧,但感觉还是挺精神的
有些难度。试试看了
传说中夏老在米国还主持了这套书的修订,要出新版?我看高教社的网站上有书号,可是一直没上市
现在国内知道夏道行先生的人不多了。
听说,他因在复旦数学系受到排挤而愤然出国。
但是其水平是非常高的,
1980年他当选院士当时叫学部委员时才50岁左右,
在当时的环境下极为难得。
谢谢楼主分享这些好书,精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