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拍摄花絮

《戰神》拍摄花絮
  • 片  名  《戰神》拍摄花絮
  • 简  介  无
  • 类  别  综艺
  • 小  类  综艺娱乐


  • 详细介绍简介:
    [戰神] nbsp;大s nbsp;仔仔 主演 台湾青春偶像剧!
    關於故事
    编辑:浪子心声 QQ:175003410 UC:72681046
    賽車場上,汽油伴隨著引擎作動而飄散在空氣中的特殊氣味,賽車經過時轟隆隆的撲天聲浪,總會勾起人們心底深處的某種慾望。
    快,完全無法思考的快,只能專注於前方的高速,是人類挑戰極限的渴求。
    這個故事的開始,就發生在賽車場。
    故事的主角零,原本有一個相依為命的雙胞胎兄弟,個性極端卻互補的兩人,成為彼此精神與生活上的唯一依靠。好動的零,終日騎車馳騁,將賽車當成終生志業;愛靜的聖,則跟在零身旁,用畫筆紀錄零飛揚的神采。
    一切,原本該是如此美好而平衡----
    然而,因為沉重的家庭與感情糾葛,零失去了唯一了解他、包容他的「另一個自己」,賽車的夢想變的不再重要,殘缺不堪的自己,不配在神聖的賽道上奔馳。
    直到遇見綺羅。綺羅的包容,撫平了零的缺憾。而愛情,則代替了親情,成為零最大的心靈支柱。於是,夢想再度加滿動力,向一望無際的未來奔馳----
    故事的結尾,零再度站上賽車場,當起跑的旗幟揮舞,戰神不羈的血液加速沸騰。
    人物介紹
    零的生命開始的並不孤單,他有個雙胞胎弟弟「聖」。
    這原本以為圓滿的同生,卻是一種一分為二的遺憾,那不是生命獨自來去的我們,所能理解的遺憾。
    和另一個靈魂擁有一樣的面貌,就像是鏡子的反射,但那不全然的反射,似乎一再提醒著他們各自佔據了對方缺乏的性格而生,一個不羈而貪嗜刺激、一個文弱而順從。聖總是羨慕著零的馳陳賽車場的衝動蠻橫;零總是不懂聖筆下一張張為他畫的速寫的真實意義。
    然而,在零16歲那年,柔順的聖卻選擇親自結束他短暫的生命火花。
    零從此陷入痛苦的深淵。他在療養院住了整整兩年,從此再也不照鏡子。他忘了自己的樣子,也許這種遺忘,可以讓他忘記聖,讓共有之後僅剩的殘缺,可以不再那麼寒冷。
    事件結束後,一心脫離家庭的零,以同等學歷考上大學,展開了他的新人生。
    其實那並不是零的生命的新開始,而是努力讓原有的自己一點一點的死去。所以在校園裡,零成為所有老師的頭痛人物、所有少女的情感殺手、所有男學生的妒恨。
    因為他是戰神、火星、殘酷的災難的源頭。只要接近他,血就要蔓延。
    這樣畸形的自我認知折磨著零,還好他的忘年之交明高對他的信任,是零唯一沒有失控的力量。所以當失去雙腿的明高將自己愛車的鑰匙交給零的那一刻,他似乎又活過來了一點。
    而當零意外的發現綺羅的時候,終於喚醒他的甦醒。不知道為什麼,零打從心底油然生出一種護衛綺羅的衝動,也許那是對聖的愛的延伸,但並不完全。他在綺羅身上找到了一種讓自己靠岸的寧靜,尤其,當熱愛畫畫的綺羅,告訴他羅馬人心中的戰神的另一番英勇面貌的片刻,零傻了-----那個午後,零在美術社的素描教室裡,盯著戰神的石膏像,忍不住親吻了自己。
    綺羅為零找到了另一個真理------那不只是神話故事裡的希臘版本與羅馬版本的謬差而已,而是──愛,將帶著我們,往光明奔馳而去------
    零,沒再做那個夢。
    失去母親之後,聖唯一的寄託就是零。在他的生命裡,除了繪畫之外,就只有零即使是他深愛過的沙織,也不及零的萬一。
    儘管與零的個性南轅北轍,然而聖卻清楚的知道,零是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要看著零暴力和血腥的一
  • 《戰神》拍摄花絮_large